<ruby id="hjrso"><li id="hjrso"></li></ruby>
  • <legend id="hjrso"><li id="hjrso"></li></legend>
    <span id="hjrso"><output id="hjrso"></output></span>
    聯系我們 關于我們

    溶化在了這片剪板機稍微溫熱的大氣里

    剪板機前的那張照片,滿園紅色的木槿,綻開得憂心如焚。照片擺在死角,忘了多妙齡的一成不變,即使布滿塵煙,紅色木槿照舊那樣倔頭倔腦地美。
      
      -
      
      很小的時機,受母親的熏染,若安吟便彈得一手好琴,聽母親彈,聽母親唱,讓母親擁著大家,緩緩觸鍵,演繹很溫馨的琴曲,黑紅色的琴鍵撲騰,匯成一曲永夾板氣息的低吟淺唱。
      
      即使用了十五年去使勁忘卻,前后還是抗服不了大家的心田。
      
      -
      
      這是我家的園子,使不得拍哦!八歲的若安吟挺著剪板機腰板雙手叉腰,一副假小子的模樣,對著與大家分隔不到兩米的那個妙齡說。
      
      妙齡愣了一會,望見若安吟,微微一笑,負疚,我只是看這園子很美。滿園的紅色木槿傲然地綻開在大家的社會,一片無所顧忌的陽光潑灑而下,妙齡的發絲恍如閃著點點金光。
      
      你叫什么?若安吟看著妙齡,忘卻了忽閃,即將打探。木塵。
      
      好吧,這次就擔待你了,不過,你要把那張照片送我。若安吟粉飾不住臉上的笑,用指頭了指妙齡手中的那臺相機。
      
      妙齡望著這無味的小女孩,愁容輝煌得如初升之日。所有恍如溶化在了這片剪板機稍微溫熱的大氣里。若安吟恍如嗅到了木槿的香味,淡淡地模摸糊糊,龍盤虎踞了每

    熱門產品

    新的資訊

    久久久精品中文字幕加勒比